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从西周礼乐制度谈遵守内心的秩序

2015-12-21  来自: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浏览次数:50

大约公元前1046年,在渭水流域发展的周人灭掉殷商,建立起周朝,并分封子弟和功臣,在各个地域建立诸侯国。周人占领了中原,继承了中原文化,逐渐形成了“中国”这个概念,如宝鸡青铜器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何尊”上刻有“宅兹中国”铭文,后来进一步形成了“华夏”概念,《左传.定公十年》上说:“裔不谋夏,夷不乱华”。周人对中国最大的贡献是周公作《周礼》。“周礼”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礼记.曲礼》说的很好:“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辩讼,非礼不决;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威严不行;祷祠祭礼,非礼不诚不庄。”周公制礼作乐,通过不同的礼制将每个人的社会地位和彼此间的主从关系规定了下来。所谓“礼仪立则贵贱等矣”,“礼达而分定”是也。周代礼乐文化是制度文化、行为文化和观念文化的集中体现。

所谓礼,为仪节制度,乐与今天所谓的音乐一词有区别,它是诗歌、音乐、舞蹈的三者合一,每个礼节都离不开乐,礼仪中所蕴含的的意义往往是在乐中表现出来的。古乐的演奏和保管,是掌握在大司乐手里的,而大司乐是有道者,有德者才能担任的,古代用乐来培养人的精神品格。礼具有外在的规范性,主要区别人群的等级,使其上下相敬;乐的作用则在调和同一,使人相互亲近。礼乐互补就能构建“亲亲”而又“尊尊”的社会统治秩序。礼乐制度与天地自然秩序具有同一关系,礼乐教化,就是将道德与审美相渗透,将人性的自律与他律相结合,将本体积淀为情感本体,使道德人格向审美人格生成,最终指向宇宙间秩序的和谐。西周礼乐制度影响中国几千年,中国后来被称为“礼仪之邦”,中国人之所以为中国人,在很大程度上,都得从礼乐文明中去寻找头绪。它对中国最大的贡献在于建立了一整套完备的社会政治、经济、生活秩序。

在两周(西周、东周)墓葬考古发掘中有个判断墓主人身份的标准——“列鼎制度”,即来源于周礼的青铜鼎和簋的数量组合排列,天子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卿大夫五鼎四簋,士三鼎二簋。这个标准是判断墓主人身份和地位的重要依据。但是,随着春秋中后期,周王室衰微,诸侯国逐渐强大,擅自僭越礼制的现象越来越多,因此这个标准只可判断西周初年到春秋早期这段历史时期的墓葬,不适用于春秋中晚期和以后的历史。《周礼》规定,天子用八佾,诸侯用六佾,卿大夫用四佾,而鲁国的正卿季平子本该用四佾,竟然也用八佾,直接僭越两级,于是就有了孔子“八佾舞于庭,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愤怒声讨。面对礼崩乐坏的局面,孔子终其一生都在为恢复和谐的西周礼乐制度而奔波,西周的和谐秩序是孔子一生的梦想和追求。“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意思是周礼是借鉴于夏礼和殷礼,并在夏礼和殷礼的基础上演变发展而建立起来的,多么丰富完备啊?我遵从周礼。)

这个秩序包括两个方面,一种是外在行为的秩序,即礼;一种是内在心灵的秩序,即乐。心灵的秩序包括为人处世的原则、底线等。

要想很好的遵守心灵的秩序,就不要为任何身外之物所打动。唐代大臣崔群被选为翰林学士后,唐宪宗下诏规定,今后凡翰林学士奏事,都必须有他的署名才能报上来。得到皇帝如此信任,他却连忙对皇上说:“翰林院的做法,往往会成为一种规矩,如果照此办事,将来万一有阿谀奉承的人担任了翰林院长官,那么官阶低的人直言进谏就无法上达了,所以请陛下收回这个成命吧!”宪宗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就没有执行“连署”的旨意。幸好崔群淡泊名利,否则,他就会以职务之便窃取名利,进而会丢掉自己的原则性。

要想使自己不为身外之物所打动,就必须有一定的信仰、修养。玄奘法师历经千难万险,经受了雪山寒苦、沙漠干涸、戒日王高官的诱惑,至始至终坚守理想,不忘初心,不为所动,方得始终,如果玄奘法师当时没有自己对信仰的坚持和对理想的执着追求,那么历史上就会少一位伟大的弘法译经的大德高僧,我们今天也会少了一位值得深切缅怀的世界文化名人。

拥有一定的信仰和修养的确很重要,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还原出最真实的自己。十月革命胜利后的一天,列宁到理发馆去理发。一进门,等着理发的人一眼都认出了他,知道他日夜为国家大事操劳,每一分钟都及其宝贵。于是大家急着对他说:“请您先理吧”。他回答说:“谢谢诸位同志们。不过这是要不得的,应该按班次、守秩序。我们自己制定的法律,应该在一切琐碎的生活里去遵守它。”他不肯先理发,列宁没有因为自己的高位、成就而迷失自己。

要还原出最真实的自己,还必须拥有一定的境界。罗曼罗兰说:“所谓的秩序就是想做不让做,不想做的偏让做。”这话告诉我们:做事做人的标准不是自己的好恶、爱憎,而是至真、至善、至美。“想做不让做”,就是君子有所不为,一切影响他人和公共利益的事情,即使对自己能带来巨大利益,也坚决不能做;“不想做偏让座”,君子有所为,我们在面对弱者(包括人和其他生物)或者有困难的事情时,一定要施以援手,即使这么做会影响自己的利益,我们也要尽力做好,说易行难,但我们何不把它视为一种人生的修为呢?人一辈子最大的成就应该是帮助了多少人,做了多少对他人、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而不是相反。如果我们在心头时刻存有这样做人做事的标准和原则,也就是心灵秩序,我们才会真正成为一个遵守社会道德规范、顺应天地自然规律、内心恬静自然洒脱的人,才能达到更高境界的修为,才会在人生的苦海中从容平静地驶向彼岸。

 


关键词: 从西周礼乐制度谈遵守内心的秩序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网站地图 XML

陕ICP备 14004142-3号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

分享

  • 微信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