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大雁塔上供奉的佛祖舍利

2014-06-29  来自: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浏览次数:119

    

   舍利者,本为印度梵文SARICA的音译, 称 “设利罗”,亦称“室利罗”,原意为遗骨的意思。相传佛祖释迦牟尼灭度后,其遗体火化生成舍利穴,佛教称“荼毗”,并有八王分舍利等佛教的传说故事。依佛教理论,舍利乃佛祖或得道高僧道行甚高的体现,是其戒、定、慧三者转化的结晶。戒者,指持守戒律,定者,指修习禅定,慧者,指脱俗超世之智慧。佛祖或高僧在圆寂后火化时生成的晶莹坚硬的颗粒称为舍利子,依照其颜色,显白色者称为骨舍利,略呈肉红色者称为肉舍利,略呈灰色者为发舍利。火化后尚存的原身体某部位原有形态的灵骨,诸如佛牙舍利、顶骨舍利、佛指舍利等甚为珍贵,往往带有圣洁和神秘色彩。玄奘法师究竟从西域带回多少舍利,在《法师传》 中记载仅说是 150 枚肉舍利和一函骨舍利,具体数量未能说明。而在描述修塔一节时,说“层层中心皆有舍利,或一千,二千,凡一万余粒”。至于说武则天长安年间重新改建时,将塔中原有舍利如何处置,有人推测应储于大雁塔地宫,但未有详实的史料记载。佛舍利是另行贮存,还是散失民间不得而知,最终成为千年之谜。

   但我们以为很有可能仍存放于大雁塔内。这是因为佛教古塔浮图的结构由塔刹、塔身、塔座、地宫等部分组成,其中地宫体现了佛塔最原始的功能。早在佛国印度窣堵波,地宫实际是存埋佛舍利灵骨的坟墓。佛塔随佛教传入中国以后,地面上的浮图部分与中国的台座高层建筑形式相结合,成为遗留至今的成千上万座佛塔,而塔下的地宫依旧保留,而且地宫的形式和规模,由原仅为存放灵骨舍利函的穴龛,发展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考究。建于唐代初期的大、小雁塔,地宫已变得相当于一小间房子那么大了,小雁塔的地宫就在一层塔室下,垂直入口至外室,经券洞式过道到方形穹顶式地宫,总面积10平方米多,而地宫本身 7.2 平方米,空间很大,由于历史久远,现已是空空如也。比小雁塔早建仅50余年的大雁塔,应视为与小雁塔同时代,故大雁塔之地宫可能与小雁塔地宫相似。我们曾以现代科学仪器作过探测,测试结果与此说基本相同。按理说,大雁塔地宫应是存放玄奘所取回之佛舍利之所,何况一般佛塔除“地宫”外还有“天宫”之说,大雁塔有无天宫,目前尚不清楚。另一方面,玄奘原存于大雁塔上的舍利,史料并无有流失和另存的记载,直至后来也从未有过其他说法,应该说原有舍利仍存于大雁塔似乎合乎逻辑。武氏重修大雁塔,时在长安年间(701—704 年),距玄奘法师圆寂的麟德元年 (公元 664)年只有三十七年,当时玄奘法师无论在中国佛教历史上,还是当时唐代朝廷上下的地位和影响,都是非常崇高的。玄奘与唐太宗、唐高宗以及武后则天本人的关系也是非常密切的。而且这次重修是女皇武则天执政期间崇尚佛教的重大善举,由朝廷组织三宫施资修建,并且较原来玄奘初建五层砖塔更高大、更雄伟。在这种情况下,将原本为供奉存放的玄奘惊世之举、西行取经带回的佛舍利,不可能不放入塔中。至于原有舍利在以后一千年的沧桑变化中、或在兵燹灾害及其他劫难中是否损坏散失,亦无准确史料佐证。因而我们仍然有理由相信大雁塔存有玄奘取经的佛舍利。然而玄奘取经带回的佛舍利究竟在不在大雁塔地宫内,还是在塔的哪个部位存放,实为千古之谜。只能待若干年后,有机会得以发掘时才能澄清。

   有幸的是,当前在雄伟的大雁塔上,已安放了非常珍贵的佛舍利。1998年 6月10日,印度玄奘寺住持、印籍华侨高僧悟谦法师来西安访问。他原籍是陕西咸阳人,自幼出家并于四十年代初,以玄奘为楷模,赴印求法,在印度玄奘寺任住持。当他来到大慈恩寺参拜大雁塔时感慨万分。当天,他拿出一红纸袋,上面印着金色的“一乘佛宝”四个字和莲花图案,内装有珍贵的两颗佛舍利子 (一粒直径3.5 毫米,一粒直径 1.5 毫米 ),赠送并再三嘱托:“这佛宝非常宝贵,你要珍藏好定有无量大福”。为了弥补大雁塔暂无舍利的缺憾,让更多的人们共同瞻仰佛宝舍利,便将佛宝陈列于大雁塔上。为慎重起见,给远在印度的释悟谦法师寄去一封信,向他谈明我们的意愿,征求他的意见,他即高兴地回信说:“舍利是戒定慧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信奉者得福无量,犹希吕君能虔诚供奉,定得无量大福。若能公诸大雁塔上层,令众同为瞻仰,更得无量无边福聚,兄为祝颂。印度华僧释悟谦于 1999年 9月 25 日,记于加尔各答玄奘寺。”

2014729182052261.jpg


关键词: 大雁塔上供奉的佛祖舍利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网站地图 XML

陕ICP备 14004142-3号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