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西域名著与西游神话

2014-05-06  来自: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浏览次数:59

   《西游记》 与 《西域记》 虽一字之差,却相去甚远。 《大唐西域记》 是由西天取经的唐僧玄奘受唐太宗旨令,亲自编撰自己求法所经一百多个国家的记实性传记。而《西游记》 是由明代吴承恩依据玄奘西天取经的历史故事,演义编写的神话小说。在此,我们简单谈一下 《大唐西域记》 编撰的历史背景。

   《大唐西域记》 系唐太宗钦定,玄奘亲自编撰、由弟子辩机整理而成。玄奘取经回到长安受到举国上下隆重欢迎,唐太宗因御驾亲征,前往征辽,已到东都洛阳。玄奘遂于三日后赶往洛阳,拜见皇上。唐太宗于洛阳宫仪鸾殿隆重接见了玄奘法师。一位是大唐开明皇上、卓越的政治家,一位是赴印度取经、功德圆满的得道高僧、著名学者。两位历史伟人的会见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他俩相见恨晚,相敬如宾。唐太宗“帝迎慰甚厚”,称玄奘所奏为“自是师长之言”。玄奘称“玄奘诚愿微浅,亲承育化,既赖天威”,故使取经往返,圆满回归。仅会见的时间也颇有趣味,二人话语投机,甚至不知日偏西,这一期待已久的接见,进行了一天还未尽兴,无奈被在身旁的宰相房玄龄劝阻,方才作罢。正如太宗所说“忽忽言谈犹未尽意”,遂提议:一是让玄奘陪驾随行,有空便叙谈;二是力劝玄奘还俗,于皇上左右(任宰相),共谋朝政。均被玄奘婉言谢绝。玄奘婉转地说,自己从小出家,专务佛道,如果要自己脱去袈裟,换上朝服,还俗从官,恰似让江海之舟离开水泊而置于岸上,不仅会使它失去作为,还会使它腐朽。唯愿毕生弘法行道,以报国恩,那才是玄奘甚为荣幸的事。最后,唐太宗提出第三主张,即要求玄奘到太宗为其母亲穆皇后修建的弘福寺翻译佛经,总算达成协议。这第三主张,也是唐太宗的既定方案,因为早在玄奘回到长安之前,已由唐太宗钦定,当玄奘到达长安时,由宰相房玄龄负责临时安置到弘福寺了。不过单从弘福寺所在位置,就不难看出唐太宗在安置玄奘问题上的良苦用心。因为弘福寺所在的修德坊位于皇宫西侧,与皇宫一墙之隔。实际上,唐太宗的三个提议都在围绕一个意图:他总想将玄奘安置好,与玄奘法师要保持密切联系,二人离得近一些,无论进宫还是入寺,都便于来往,既可听玄奘说法,又可议论朝政。

   在洛阳会见时,唐太宗特别指出:“师既亲睹,宜修一传,以示未闻”。要求玄奘将西天取经所见所闻撰写一传记,传于后世。

   一年半后,即贞观二十年 (646年) 秋七月,玄奘不负皇上厚望,在翻译出《瑜伽师地论》 等佛经的同时,终于完成了著名《大唐西域记》 的编撰工作,于十三日进表呈于太宗。言道:“所闻所历一百二十八国,今所记述,有异前闻,皆存实录,非敢雕华(虚夸),编裁而成,称为 《大唐西域记》 共十二卷”。唐太宗接到玄奘所呈 《大唐西域记》 后十分高兴,称:“法师泛宝舟而登彼岸;搜妙道而辟法门,所云新撰 《西域记》 者,当自披览 (我将亲自认真阅览)”。全书记述一百二十八个国家和地区的都城、疆域、地理、历史、语言、文化、生产生活、物产风俗、宗教信仰,此外还记述了其、他十余国家的情况。本书是继晋代法显之后又一取经游记巨著。书中除生动描述了取经路上戈壁沙漠、雪山、热海、铁门等异国景致,还记述了阿富汗巴米扬大佛、印度雁塔传说、那烂陀学府以及诸如佛祖成道、佛陀涅槃等无数佛陀圣迹,还有很多佛教传说故事。内容全面系统,详实生动。先后被译成英、法、德、日等国文字广为传播,是研究中外文化交流、佛教历史及交通史、民族史的珍贵资料。

   玄奘曾在给唐太宗奏表中说到,他编撰的 《西域记》 “皆存实录,绝不虚构”。这一点从 《大唐西域记》整个著述中处处可见,通篇如此。因为玄奘西行求法,经历了多年时光,所到的国家一百多个,山河城关成千上万,观礼佛寺宝塔成千上万,亲历事故成千上万,接触的各种人物不计其数,连同他每走一地所处方位、距离多少里、国体民情、风俗习惯、气候物产、文化历史都写得清清楚楚,就连哪个寺院,所奉某乘某宗,僧众多少,是何人讲什么经,多少卷等等,都写得十分详尽,准确无误。这大量的数据资料,如果没有及时详细的实际记录作为依据是不可能的。这一切不断地被历史文献和文物考古所佐证。这里尤以印度四处佛教遗址的考古发掘事例最为典型。依据玄奘所撰 《西域记》 记载提供的线索,对著名的印度那烂陀寺、圣地王舍城、鹿野苑古刹等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出土了大量的文物古迹,成为考古史上一大奇迹。这些都充分证明,玄奘当年在那样险恶艰难的求法途中,将所经历的大量信息和各类资料准确无误地记录在案。

其实还有不少到西天印度取经故事是玄奘本人讲给弟子们听的,日后遂流传开来。 《法师传》 中记载,“每日斋讫,黄昏二时”,在寺内诸德弟子们簇拥请求之下,法师给他们讲述当年自己赴西天取经求法的经历故事,“西方圣贤,立义诸部,及少年在此周游讲肆之事,高论剧谈,竟无疲怠。”此时总呈现出“盈廊溢庑”的热烈动人场面。

   由于玄奘取经的壮举以及历尽千难万险的非凡精神,在他那个时代,以至于后世,对中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所经历过的无数故事,便演义出数不清的传说神话。千百年来,玄奘取经的“西域记”历史和人们传说的“西游记”故事,从来就如形影相随。这就是历代的唐僧取经各种艺术形式和明代吴承恩编著《西

游记》 的历史文化背景。

   早在西夏时代,在著名的佛教圣地敦煌榆林窟就有五六幅“唐僧取经”的佛教故事壁画,大都生动刻划着唐僧身着袈裟合十拜佛,孙悟空护法,白马驮经的故事情节,鲁迅先生在他的文章中就指出:“在日本还有中国旧刻的《大唐三藏取经记》 三卷,共十七张;另外一小本题曰 《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元代吴昌龄有 《大唐三藏西天取经》 杂剧,直至明代吴承恩著 《西游记》。

   马克思说过:“任何神话都是用想象和借助想象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力加以形象化”。当玄奘出生入死,历尽千难万险用了十七年,往返十万里路,取经成功,回到大唐长安,拜见太宗皇帝时,唐太宗当时对此举此事简直难以置信。皇上和满朝文武重臣,都难以想象当朝会有这样一位高僧,竟能创造出孤身西天取经的惊世奇迹。所以,人们就在唐僧取经的丰富经历和无数故事的基础上,象马克思所说的那样“运用想象和借助于想象”,去虚构神秘的佛国天界,人间地狱,去虚构那充满艰险和神秘的西天取经整个过程。同时也对唐僧玄奘法师历尽千难万险,西天取得真经,“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的智慧和力量,进行了艺术的渲染和文学演义,从而产生了唐代及西夏、宋、元、明等朝有关唐僧取经的传说文化形式,这些也就成为吴承恩进行再创作《西游记》 时雄厚的基础和丰富的源泉。

   《西游记》 从“灵猴出世”到“五圣成佛”整整一百回,内容丰富多彩,情节神奇生动,主题鲜明,主线贯通,境界变幻,起伏跌宕,令人称奇叫绝。为了烘托唐僧取经的主题,作者虚构出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白龙马及形形色色的故事人物。为了形容孙悟空的神通广大,想象出孙悟空降妖除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七十二般变化的神奇本领;为了表现唐僧百折不挠、历尽艰险的意志和精神,又假借佛祖菩萨为唐僧取经设计了九九八十一难,诸如火焰山、流沙河、铁扇公主、什么摇身三变的白骨精、熊罴怪、黄袍怪、蜘蛛精、火猢狸精、蜈蚣精、蝎子精以及藤精树妖,就连如来佛身边的偷吃灯油的老鼠、文殊菩萨的坐骑、太上老君的青牛、月宫嫦娥的玉兔都变成妖精。这些妖魔鬼怪全都想吃唐僧肉,所以使唐僧西天取经途中,处处遇灾、步步有难。又都由于孙悟空降妖除魔,保护唐僧,取得真经,功德圆满。这一切简直千奇百怪,趣味横生。

   然而,任何文学艺术都是社会、历史的产物,也必然来自于生活现实,没有玄奘取经的唐代《西域记》 的历史,就不可能有宋、元、明、清的 《西游记》 故事。两者有着必然的联系和因果关系,可以说, 《西游记》 里的许多情节,多来源于玄奘取经的历史事实。

《西游记》 中说唐僧与唐王结为御兄弟,受其差遣,领命求法,还亲自送行至宫门,敬酒饯行时还说“宁爱本国一捻土,莫恋他乡万两金”!而玄奘出国求法,上奏唐王李世民,请求西行求法,未得允许,只得违禁出关 (偷渡出国)。倒是孤征西域途经高昌国时,高昌王敬重玄奘的才学挽留玄奘,劝阻西行,玄奘绝食抗拒不从,使高昌王为之感动,遂结为御兄弟,盛情款待,并附二十封国书,隆重送行。

   《西游记》中何以能虚构出降妖除魔的孙悟空、幽默风趣的猪八戒,还有诚实忠勇的沙和尚等徒弟?据载,在高昌国王为玄奘送别之际,特意为玄奘挑选剃度了四个小和尚,护送法师西行,据说其法名:一名悟空、一名悟净、一名悟能、一名悟慧。西游记中的白龙马的出场,也是有着一定的历史真实原由的。总之,唐僧师徒的虚构,可以从艺术的角度诠释唐太宗和世人的困惑不解之谜——唐僧玄奘仅是一个凡胎肉身的僧人,怎么能创造出“西天取经”惊天动地的奇迹?似乎只有将唐僧西天取真经的坚定信念,和几位徒弟的优秀品质,以及他们降妖除魔的高强本领加在一起,还要借助佛祖、神界力量,形成广大智慧和无穷力量,才能完成“远赴西天,取回真经”的圆满和壮举,否则是不可思议的。当然,这一切正是历史上的一代高僧玄奘的伟大之处和魅力所在,这也正是大唐三藏玄奘崇高的人格、广博的智慧和非凡的精神的体现。

   《西游记》 中描写有恶僧与熊罴怪盗锦兰袈裟的故事。而在历史的真实中,唐王李世民确实向玄奘法师赠得一领做工精湛、十分珍贵的袈裟,以表示对玄奘的敬重之情;《西游记》 中孙悟空何以能一个筋斗翻出十万八千里,说是孙悟空跟他的师父须菩提学的。而在历史上,唐僧玄奘给唐太宗奏表中称,说他赴印度取经,“始自长安神邑,终于王舍新城(印度),中间所经五万余里”,也就是说玄奘取经往返达十万里之遥。相当于绕地球一圈半的距离,才虚构出孙悟空一个筋斗可翻十万八千里的情节。如上所云,还可列出很多很多,这里篇幅有限,不一一赘述。总之,《大唐西域记》 及玄奘求法的真实历史,可以视作生活原形,后代 《西游记》 传说故事可视为其影象也,前者为源,后者为流,形影相随、源远流长。

   然而 《西游记》 毕竟是一部神话故事和文学作品,它有着一定的历史局限性,在对人物虚构方面会有悖于历史的真实,特别是对历尽千难万险、孤身万里赴西天取经的唐僧玄奘的描写,除了表现出唐僧一心向佛、不怕万难、立志取回真经的不可动摇的信念外,把唐僧写成毫无魄力、缺乏智慧的庸碌无能之辈,甚至往往是孙悟空火眼金睛、降妖除怪,而唐僧却是一个人妖颠倒、是非不分,动辄给孙悟空念紧箍咒的“唐僧师父”。看来他把孙悟空作为《西游记》 小说的主人公和全部情节主线,似有主次倒置,有违史实之弊。这一点,曾引起社会的负面反响以及国际友人的质疑。然而 《西游记》 毕竟是一部文学作品,不宜苛刻求全。无论怎么说,吴承恩的《西游记》 不失为一部历史文学精品名著。


关键词: 西域名著与西游神话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网站地图 XML

陕ICP备 14004142-3号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