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唐“雁塔题名”考述

2018-03-02  来自: 罗小红 王勇浏览次数:63

W003雁塔题名石刻2.jpg

唐代的进士在科举及第、春风得意之际,往往会将自己的姓名题写在大雁塔上,称之为“雁塔题名”,后人遂将其视为进士及第的代名词。本文拟就雁塔题名的渊源及留存实物等问题,作以初步探讨。

中国古代的科举取士制度始于隋朝,唐代是其发展、成熟的重要阶段。唐代的科举制度多因袭隋制,其岁举常选科目有秀才、明经、俊士、进士、明法、明算等。其中,最受当时人们重视的就是进士科。进士科考取的难度非常大,在其鼎盛时期,每年参加考试的考生不下八九百人,但录取人数在通常情况下不过数十人,很多人熬白了头也一无所获。因此,当时就有“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之说。

唐政府从进士科中选拔了大批人才,许多都成为一代名臣。据推测,唐代进士及第者,“位极人臣,常有十二三;登显列,十有六七”。未由进士及第登上仕途,则常成为一种遗憾。唐高宗时的宰相薛元超曾感叹道“吾不才,富贵过分,然平生有三恨始不以进士摧第,不得娶五姓女,不得修国史’。可见进士科在人们心目中地位之高。

到了唐中后期,很多高级官僚都是先由进士及第,再登制科,走上仕途。使得进士及第往往就意味着士子们从此踏上一条充满光明的仕宦之途。唐人曹邺《杏园宴间呈同年》诗云“岐路不在天,十年行不至。一旦公道开,青云在平地”,深刻地描述了这种心情。因此,当士子们寒窗苦读,一朝进士及第后,伴随着“春风得意马蹄疾”,释放其欢快心

情的,还有一连串的宴饮、赏游等庆祝活动,慈恩寺里雁塔题名就是其中的重要内容。

一、雁塔题名

大雁塔位于唐长安皇.家寺院慈恩寺内。永徽三年,高僧玄奘自西域归来后,建“慈恩寺塔”,即“大雁塔”,用以供奉梵文经卷及佛像舍利等法物。最初是五层土心砖塔,颓坏后于武则天长安年间重建为七层砖塔。

唐代的进士及第后,皇帝赐宴于曲江之西的杏园,是为“杏园宴”。其主要内容为游宴、赋诗,而后齐集慈恩寺,登塔题名。唐人刘沧在《及第后宴曲江诗》中曾云“及第新春选胜游,杏园初宴曲江头。紫毫粉笔题仙籍,柳色萧声拂御楼”。

1、唐雁塔题名开始时期与沿革

最早在大雁塔进士题名的人,有人说是张营,有人说是韦肇④。作为一种社会习俗,雁塔题名大约开始于唐中宗神龙年间。李肇《唐国史补》云神龙以来,杏园宴后,皆于慈恩寺塔下题名,同年中推善书者纪之。他日将相则朱书之,及第后知闻,或遇未及第时题名,则添“前”字。或诗曰“会题名处添前字,送出城人乞旧诗”。从此,雁塔题名成为一代代士人学子心中向往之幸事。白居易二十七岁进士及第后,曾踌躇满志地赋诗云“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

当然,同任何事物一样,进士科也存在一些陋习。当时有个词“进士浮薄”,即就此而言。因此,进士及第后的雁塔题名在唐武宗时一度被废止。武宗会昌三年,李德裕任相。以门荫人仕的李德裕对进士的“浮薄”习气极为厌恶,于是上奏说“国家设科取士,而附党背公,自为门生。自今一见有司而止,其期集、参渴、曲江题名皆罢”,甚至连“向之题名,各尽削去’。

此后,直到宣宗大中元年雁塔题名才恢复如故。从当时杏园宴的盛大规模推测,雁塔题名也应该盛况依然。唐昭宗时的徐寅曾以“塔院小屋四壁皆是卿相题名”为题来吟诗,可见到了唐末,在这里又已经集中了大批的历代题名。

2、雁塔题名的内容

唐雁塔题名的内容,一般包括题名者的姓名、题名时间,有时还有题名者的郡望等。从遗存的“唐雁塔题名帖”中的题名实迹来看,能够确认的进士题名主要有两种格式:

直接题“前进士某某”者

如“口口口冯烟前进士胡口前进士诸承裕前进士张卫口前进士陈报前进士口复前进士裴思开成五年月日同登”。

与我们今天理解的意义完全相反。在唐代凡是有资格参加部进士科考试的士人,均可称作“进士”。当时参加进士科考试的途径有两条一是由各州县选送的乡贡进士,一是由京师学馆选送的生徒。“进士”的头衔即是给这一层次士子的。而只有通过了进士科的考试,进士及第后,才能加上一个“前”字,够资格称“前进士”。故有前文《唐胭史》所云“及第后知闻,或遇未及第时题名,则添‘前’字”一说。因此,题有“前进士某某”的题名,直接表明了作者的进士及第身份。是雁塔题名中最具代表性的。

题郡望及姓名者

如《太平广记》卷引《嘉话录》云“唐柳宗元与刘禹锡,同年及第,题名于慈恩塔,谈元茂秉笔,时不欲名字著彰,日“押缝版子上者,率多不达,或即不久物故。”柳起草,暗斟酌之,张复已下,马征、邓文佐名尽著版子矣。题名皆以姓望⋯⋯此处言“不欲名字著彰”,“题名皆以姓望”,者,是因为忌讳的原因。

此外,也有因执政要求而题郡望者,据《唐网史·卷上》“杨江西及第”条,国子监祭酒杨敬之的儿子进士及第的那一年,及第进士榜以郡望署。原因是在放榜前,当时的宰相声称“前辈重族望,轻官职,今则不然。竹林七贤曰陈留阮籍、沛国刘伶、河间向秀,得以言高士矣”。于是这一年的慈恩寺榜,也以及第进士的郡望题名。如“弘农杨载、淮阳吴当”。

不过,上述两条、尤其是后者均是作为特殊的情况来看,题郡望者应不是常例。

3、雁塔题名的书写方式

雁塔题名应该是以毛笔题名在大雁塔壁之上。由上引《太平广记》卷柳宗元等题名时,由“谈元茂秉笔”,其间谈元茂又“阁笔”云云,应是以毛笔书写无疑。下文中谈到的宋元丰年间,王正叔发现的唐人雁塔题名是由大雁塔断壁取得的,也证明了唐人确实是将题名直接题于大雁塔的塔壁之上。

但是在上述《太平广记》卷所引材料中,数次提到了“版子”。究竟为何意,尚待考。

二、雁塔题名帖

唐慈恩寺雁塔题名大概只存在了不到三百年的时间,由于漫长的历史变迁和人为破坏,唐人的雁塔题名实物今已不存。

唐雁塔题名共经历过两次较大的破坏。第一次在唐武宗会昌年间,李德裕奏停进士期集、参渴及曲江题名,“向之题名,各尽削去”第二次破坏源于五代时对大雁塔的一次修葺。僧人莲芳在修葺过程中,在原塔身内外又敷了一层泥,所以大雁塔上的唐人题名都被覆盖起来。此后,就再也看不到唐人雁塔题名真迹的全貌了。直到宋元丰年间,才有部分残迹重现,并且被模勒上石,终于为我们保存下了一点追仰先贤的痕迹。

罗福颐先生年发表在《文物》第期的《雁塔题名帖介绍》一文,考证了宋刻雁塔题名帖的传序情况。大概在宋代元丰年间,大雁塔再度遇火灾,宋人王正叔偶然发现了大雁塔断裂的墙面下残存的部分唐人题名真迹。重和年间,柳碱“尽划断壁”,又得到了大量题名。二人遂于北宋宣和二年重新刻在大雁塔塔身的西南隅,使一代胜迹重现于人世。但这次重刻的题名,后来也没有保存下来,仅余拓片两卷,即宋宣和二年柳碱模勒的《宋慈恩雁塔唐贤题名》两残卷,通常称之为雁塔题名帖,为海内孤本。经罗福颐先生考证,为北宋拓本,曾经明代嘉靖年间钱罄室、朱卧庵,清款县鲍氏、翁方纲、李嘉福等收藏,现藏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对此,罗福颐先生在文中有详尽论述。

罗福颐先生的翔实考证确认了唐雁塔题名帖的传序和其真实性。此外,我们也能从其他文献中找到一些旁证。如宋人戴植在《鼠璞》中就称他见到过这次重刻的雁塔题名石刻清代著名学者徐松,在其关于唐代科举制度的权威著作《登科记考》中,也数次引用了此帖中的题名为证。可见徐氏也见过雁塔题名帖,并对其真实性确信无疑。因此,现存雁塔题名帖的具体内容,樊察在《宝刻丛编》卷七的序文中写道“先是会昌中宰相李德裕,自以不由科第深贬进士,始罢宴集,向之题名削除殆尽。故今所序独诗人逸士与公卿贵游子弟为多”。戴植在《鼠璞》中也说题名者的身份很复杂,甚至还包括了僧侣道士等,并不仅仅是进士题名。两个人的描述比较一致。唐人题名之风颇盛,名胜处多有题名,非独进士为之。柳氏“尽划断壁”,加以模勒,故雁塔题名帖中各种身份的人物混杂,应该是很正常的事。

需要注意的是,在保存到今的两卷雁塔题名帖残卷中,包括了大量会昌三年以前的题名。甚至还有明确的及第进士题名,如“二月册日,前进士韦瑕前进士李景前进士韦礴元和十年五月十四日”。这与前述武宗禁进士题名时,“向之题名,各尽削去”似乎颇有矛盾。一个比较合理的推测是是武宗下令将昔日题名消除时,或者出于善意的保护,或者是技术原因也有可能两种因素并存,对进士题名的消除工作可能有一部分使用了以泥土覆盖的方式,故而部分题名掩在十层下得以保存。恰好这一部分在宋元丰年间重现于世间。

建国后,原陕西省博物馆在其历史陈列中,曾展出过唐雁塔题名帖的照片。

三、题名人物考

罗福颐先生在《雁塔题名帖介绍》一文中详细列出了题名帖的全部内容,现按时代顺序排列如下,并就其中涉及的人物作简单考述。

题名上自唐德宗贞元二年(公元786年),下到唐鼓宗咸通四年(公元863年),历经77年的时间。其中德宗贞元年间的题名5条共计26人、宪宗元和年间题名11条共计44人、文宗大和年间题名6条共计24人、文宗开成年间题名3条共计12人、宣宗大中年间题名5条约16人、懿宗咸通年间题名1条计3人,年代不详者8者共计38人。其间经历5个年号,题名人数约163人。

其中署名“前进士”者17人,署名“进士”者8人。其他包括名宦、游士、名门子弟等约有130余人。

未标题-2.png

关键词: 大雁塔   雁塔题名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网站地图 XML

陕ICP备 14004142-3号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