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遗憾,因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无法获得最佳浏览体验,推荐下载安装谷歌浏览器!

圣僧玄奘遗骸流落之谜

2018-05-15  来自: 张驰浏览次数:51

20028月,古都长安传出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神话小说《西游记》的主人公,大唐圣僧玄奘的遗骸考证取得重大突破,有关专家确定其最后安葬地在距西安30余公里的户县紫盖山紫阁寺内,部分遗骨可能尚存于此。这一论断,使千百年来众说纷纭、扑朔迷离的一桩历史悬案基本尘埃落定,有了一个比较统一的口径。这次由西安市下辖户县政协组织有关专家历时两个多月取得的考证结果,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原亚太研究所所长、中国玄奘研究中心主任黄心川闻讯后,激动不已,表示近期将赴户县紫阁寺实地考察。821日,陕西省社科院宗教研究所所长王亚荣、台湾玄奘人文社会学院宗教系主任黄远喜冒雨来到户县,他们在对紫阁寺敬德塔进行一番考察之后,对当地这次考证的结果基本给予了肯定。

作为被世人尊为中国的佛的圣僧玄奘,其百年之后到底遭遇了怎样的世事沉浮,遗骸经历了怎样的颠沛流离,最后究竟落葬何处?

玄奘的身世传说

玄奘俗姓陈,名祎,公元600年出生于洛州(今河南洛阳)缑氏,家世官宦。玄奘幼遭不幸,5岁时母亡,10岁时父故,家道随之而败落。为求生计,玄奘小小年纪即随二兄长捷到洛州净土寺学佛,13岁被破格受度为僧,法号玄奘。

玄奘机智灵敏,聪慧颖悟,先参学洛州,后至长安,住庄严寺,并辗转成都、扬州、赵州等地。先后受学十三师,俱当世名宿。在参学修身中,玄奘“详考其理,觉得其中歧义颇多,而验之于佛典,亦隐显有异,无可适从”。因此,他立志要“一睹明法,了义真文”,“誓游西方,以问所惑”。他多次结伴上表奏请朝廷,欲往西方遵求佛法,但均未被允纳。

贞观三年(629年)春,长安发生饥荒,朝廷为减轻京城压力,敕许百姓“逐丰四出”求生。玄奘遂趁此便机,夹杂饥民当中向西而去,孤身孑影私出边关。这一历史,与小说和影视剧中演绎的玄奘西去,是获朝廷恩准,而且在取经上路之时,太宗皇帝还亲自设宴送别,并赠宝马和紫金钵盂之事等等,有着天壤之别。后者纯系世人编排,实则子虚乌有。

玄奘孤身一人冒死踏上凶险莫测的取经之路。他穿过莫贺延碛大沙漠,经新疆及中亚等地,历尽艰险,出铁门关,越黑岭,虽然一路上含辛茹苦,受尽煎熬,但却仍不忘沿途拜师学法,传道布经。他总共历时4年时间,方才抵达北印度的那烂陀寺。

玄奘在北印度五国前后逗留了13年之久。每到一处,他都出入圣殿拜谒佛迹,访高僧,寻圣典,悉心汲取佛学精华。此间,他还把汉文《大乘起信论》译为梵文,使其流通五印,将中华文化与西域文化最早结合在一起。

贞观十七年(643年)秋,玄奘以回国弘法为务,谢绝印度诸王和众僧,踏上了返回东土大唐的路途。贞观十九年(645年)正月二十四日,朝廷派宰相房玄龄亲自出马,将玄奘荣耀地迎进京城长安,他的归来受到万人空巷的热烈欢迎。玄奘西行前后17年,旅程达5万余里,所履110国,传闻28国,带回佛舍利150粒,金银佛像7尊,梵经520夹、657部。可谓万里之行,收获累累。

苦心孤诣,闭门译经

玄奘归国入长安,时太宗皇帝住洛阳,旋即传诏召见。交谈之下,太宗见其词论典雅,风节贞峻,遂劝他还俗辅政,但被玄奘婉言谢绝。是年3月,玄奘从洛阳回到长安,敕住弘福寺译经。经过两个多月的精心准备,55日首译完成《大菩萨藏经》,自此开始了他辉煌的译经事业。在译经之余,他还详述17年西行游历之所见所闻,著《大唐西域记》12卷,此书后来成为研究古印度和中亚历史的重要文献。自贞观十九年(645年)到唐麟德元年(664年),前后20个年头,玄奘大部分时间闭门谢客,一心译著,共译佛典751335卷,占隋唐译经部数2471卷的一半以上,取得了译经史上的最高成就。他翻译的经文不但很快传播全国,还飘洋过海传至日本、朝鲜等国,使佛教文化在整个东亚地区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心焦力瘁,圆寂玉华宫

由于玄奘西行求法,历尽艰难,回国译经,又苦心孤诣,夙夜相继,加之年事已高,健康状况遂每况愈下。龙朔三年(643年)十月二十日,在坊州宣君(今铜川)玉华宫译完《大般若经》,由于长年积劳又受风寒,一病不起。第二年正月初,他勉强支撑体力,又译《大宝积经》,释译数行,终因气力衰竭而绝笔。二月五日夜半,圆寂于玉华宫肃成院,时年65岁。

圆寂之前,玄奘曾谓门人曰:“吾来玉华,本缘《般若》,今经事既终,吾生涯亦尽,若无常后,汝遣吾宜从俭事,可以騝郬裹送,仍择山涧僻处安置,勿近宫寺;不净之身宜须屏远。”这是玄奘对自己后事的安排以及对自己尸.体处置的嘱托。对他交咐的“騝郬裹送”,门人弟子只做到了从宜君遣尸到京。而对其最后安葬之所,他们无权决定。由此,致使其安葬之地数度变迁,引发出身后之事的一系列纷争,从而给世人留下了诸多不解之谜。

一代圣僧,厚葬白鹿原

据新旧《唐书》、《大藏经》的《高僧传》、《续高僧传》等史籍记述,玄奘法师于唐麟德元年二月五日在玉华宫圆寂之后,举国为之哀悼。唐高宗李治亦“哀恸伤感,为之罢朝”,并敕令将玄奘灵柩移运归京,其葬事所须并令官给⋯⋯宜听京城僧尼造幢盖至墓所。玄奘弟子虽遵其遗嘱,以騝郬为舆,奉神柩还都,但在入葬时,却难遂心愿,无法做到“丧事从俭”。由于天子发话,加之人们对一代高僧的敬仰,所以玄奘丧事结果筹办得十分豪奢铺张。都内僧尼及诸士庶共造殡送之仪,素盖、幡幢、泥洹、帐舆、金棺、银椁、娑罗树等五百余事⋯⋯落葬那天,盛况空.前,京邑及诸州"500里内倾巢出动,送者百万余人。人们扶柩逶迤而行,浩浩荡荡东出长安,将其最后安葬于浐河之畔的白鹿原上。

世事变迁,两度移葬地

玄奘和唐高宗李治交往颇深,玄奘圆寂被以极高规格安葬于长安东郊白鹿原上。由于这里地势较高,加之玄奘墓地高耸,高宗每每在长安城北高敞的大明宫含元殿上朝,一眼就能看见人们不断到玄奘墓前祭奠的情景,这使他常常勾起旧情,伤心落泪。于是,在总章二年(公元669年),高宗下诏把玄奘遗骨迁到长安城南的少陵原畔,并在其上修建五层灵塔,第二年又因塔建寺。后来,唐肃宗李亨来此凭吊游览,题写“兴教”二字留念,于是这个寺院遂得名兴教寺。

公元880125日,黄巢农民起.义军攻入长安。战乱之中,有人垂涎玄奘丰厚的陪葬以及其全身的金棺银椁,于是焚烧兴教寺,意欲趁火打劫,毁塔盗宝。好在寺中僧人先行一步,于混乱之中抢出玄奘遗骸,秘密携至户县紫盖山紫阁寺安葬。此事当时及后来之所以未行诸文字,秘而不宣,一是他们不愿明违圣意,二在以避世人骚扰。著名史学家王仲德先生多年从事玄奘研究,在考证大量史料的基础上,著《玄奘圆寂后》一书。他在其中第二章“紫阁寺藏终南山”中写道:“广明元年(880年),兴教寺塔毁于黄巢起.义战火,寺僧护携玄奘遗骸至终南山紫阁寺安葬,上建五重塔。”肯定了玄奘遗骸二次迁移之事,点明紫盖山紫阁寺为迁葬之地。

金陵惊现玄奘头骨

1942年冬,驻扎在南京中华门外的日本侵略军高森部队在天禧寺旧址的山丘上平整土地,准备建造所谓的“稻禾神社”。挖掘过程中,地下3.5米深处突现一石椁,石椁内藏一石函,石函两侧刻有文字,一面为:“大唐三藏大遍觉法师玄奘顶骨早因黄巢发塔今长干寺演化大师可政于长安传得于此葬之”。另一面为“玄奘法师顶骨塔初在天禧寺之东冈大明洪武十九年迁于寺之南冈三塔之上”。

元朝至正(1341年—1368年)《金陵志》又载:“塔在寺之东,即葬唐三藏大遍觉玄奘法师顶骨所。金陵可政和尚,于宋端拱元年得之于长安终南山紫阁寺。”

南京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刘大任先生在《南京灵台寺所藏玄奘顶骨的来龙去脉》一文中记述,“公元998年,宋太祖端拱六年,金陵天禧寺主持演化大师可政,朝山来到终南山紫阁寺,见此寺颓塔倾,可政在这里发现了玄奘法师的遗骨,他亲自背负顶骨,迎请到金陵的天禧寺供奉。”

顶骨分供十三处

目前,玄奘的顶骨共分供13处。一份于19441010日在南京玄武湖畔九华山建塔供奉;一份由当时北平佛教界迎至北平供奉;一份存于南京鸡鸣山下汪伪的中央文物保管委员会。送北平的一份,首先被日本人分出一部分送回日本,分供于东京的慈恩寺和奈良的药师寺。其间,195511月,应台湾佛教界之请,日本又分出一块灵骨赴台,供奉于日月潭畔的玄奘寺,蒋介.石亲自为其题匾“国之瑰宝”。留在北京的也被分作四份,分别供奉于北京广济寺,广州六榕寺,天津大悲寺,成都文殊院。1956年印度总理尼赫鲁访问我国,提出礼请玄奘顶骨一事,经周恩来总理同意,1957年由达.赖喇.嘛护送,在印度那烂陀寺玄奘学院建纪念堂供奉。’20003月,西安市佛教界又从南京灵骨寺迎回一份,供奉在大慈恩寺新建的玄奘院。至此,玄奘的顶骨已被分供于国内外13处寺院。

紫盖山为终南名山,位于户县城东南20余公里处,山顶有三道紫色石层,每年晚春到早秋的晴朗之日,阳光照射,紫气升腾,因此得名。唐朝著名浪漫主义诗人李白在此留下“紫阁连终南,青冥天倪色”的佳句。“紫阁青冥”遂成户县一景,千百年来深受人们的景仰。

玄奘顶骨于宋端拱元年被可政和尚携至金陵长干寺安葬,那么留在紫盖山紫阁寺的其余骸骨还存在吗?在专家仔细考证过程中,紫阁寺内的敬德塔露出了蛛丝马迹。敬德塔,即宝林寺塔,是一座不知其主的葬骨塔,七级四面仿楼阁形式,青砖结构,高约五丈。如今仍挺立在紫阁寺旧址正南侧的一座小山头上,远看形若敬德钢鞭,人们误以为是唐塔,俗呼敬德塔。1987年有关部门在维修塔顶时,在其北侧第五层塔龛中发现一块小石碑,碑文中有“舍塔”和“元祐七年八月十五日起塔”等字样,表明此塔一为舍利塔,用于葬骨,二是该塔并非唐塔而是宋塔,建于1092年,乃玄奘遗骸移至紫阁寺后所建。

紫阁寺原有葬骨塔三座,除此塔外,另外两座一为小砖塔,一为石塔,均属明清僧人墓塔。而此塔高大峻秀,重檐七级与玄奘的身份地位十份相符。玄奘在佛教信徒心目中是“大遍觉”,即完全觉悟者,所谓中国的佛,其身份接近释迦牟尼,因此唯他能够享受七级灵塔礼遇。

上文中谈到刘大任、王仲德先生均立言:玄奘遗骸广明元年(880年)迁入紫阁寺,“上建五重塔”。宋时为避西夏乱,可政和尚携玄奘顶骨至南京,显然可政是从“五重塔”中取走玄奘顶骨的。当时此塔已损坏,现存的七重塔当为后世拆去“五重塔”于元祐七年(1092年)重建而成,用以安葬玄奘剩余遗骨。

玄奘临终前遗嘱“騝郬裹遣”及“择山涧僻处安置”,实际上是企求死后尸骨安宁,免遭骚扰。可谁知先葬白鹿原遭迁,再葬兴教寺又遇黄巢发塔,这一切实际是违背玄奘遗愿的。黄巢发塔后,后世弟子葬其骨于幽僻的山谷中,不写塔名,首先当为求得先师尸骨安宁,远离尘世。另外,玄奘先葬白鹿原,再葬兴教寺,均为朝廷敕旨所办,此次移遗骸于紫阁寺,虽因黄巢兵乱,却是私下行为,明显有违先皇圣旨,所以秘而不宣,实出无奈。

相信不久的将来,玄奘遗骸之谜将会完全大白于天下。

 


关键词: 大雁塔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西安大雁塔保管所 网站地图 XML

陕ICP备 14004142-3号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

分享

  • 微信
取消